《追风筝的人》读后感

7/13/2018 随笔

在那个年代的阿富汗,就和中国的古代,近代,甚至是现在一样,阶层永远是被清晰的划分出来,即使童年时期最纯真的情谊,也会随着时间分化成原本的不同,就好像是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,万事也许就是定数,它早晚会回归到根本的样子,这是人为改变不了的。

父子,母子,夫妻,情侣,朋友等等各种关系都少不了依赖,就好像阿米尔对父亲的依赖。阿米尔一直希望父亲能真正地看待他,他是那么地崇拜自己的父亲,又是那么地希望他能将自己拥在怀里,轻轻抚摸自己的头,他希望父亲能认真地看一下自己认真写好的小说,但是好像一切都是奢望,他甚至宁肯将自己身体内父亲的血抽掉,宁可觉得拉辛汗是自己的父亲该多好。其实我没看懂的是拉辛汗,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他仿佛是个圣人,能老透每个人的内心,最起码他能看透阿米尔父子的内心。所以,即使有再多的依赖,也比不上点滴的理解,所以如果你希望某个人更好,与其高傲的给予,不如平等的理解。

人的一生都是在赎罪,都在赎罪与被赎罪之间往返,你错,他错,我错,你是否也犯下过同样不敢说出的错误?反正我有。我不敢说出来,但是我庆幸的是,我后来的决定足以将我懦弱行为掩盖掉,因为我随之选择了遭受耻辱,来强大自己的内心。阿米尔的父亲,一生都在赎罪,而阿米尔一生也背负了自己的罪,直到最后,把爱倾注于哈桑的儿子。也许这样,他会让父亲安息,也会让自己不再难过吧。

“为你,千千万万遍。”人都有自私、丑陋的一面,而人最不可饶恕的犯罪则是盗窃,其他所有的犯罪都是盗窃的变种。当你杀人后,你盗走了他的生命,盗走了他妻子的丈夫,盗走了他孩子的爸爸。当你说谎,你盗走了别人获知实情的权利。所以说,盗窃是一切犯罪的变种。